返回首页

向善良的心行礼哲理故事

哲理故事 时间:2018-12-18 大发3D
【be-crowd.com - 哲理故事】

  一天早晨,坐在的士里,司机一边开车一边收听着本地的新闻频道。当时本地发生了一起煤矿透水事故,一共12个矿工被困井下,通过抢救,已经成功救出8人,还有4人生死未卜。忽然,收音机里的音乐骤然停止,紧急播出了一条新闻:被困井下7天7夜的矿工已成功救出,正在送往医院的路上。我听见司机兴奋地自言自语:太棒了,太棒了。看他如此兴奋的样子,我问他,那4个人中是否有他的亲戚。“没有,”他说,“我就是为那几个顽强的生命感到震撼。”那天,我们谈了很多,在关于矿工赔偿金的问题上,我们的看法是一致的。我们都认为不应该仅仅是给死去的人赔偿金,更应该给在井下坚强地活下来的人一笔奖金。因为如果能形成这样一个条文,被困井下的矿工就会更多一些活下去的动力。“但愿有一天,有人大代表可以把我们的想法作为一个提案提交上去。”他说。

  经过医院的时候,他问我能否等他一小会儿,他说他要看着那几个生命被抬进医院,然后对他们鸣几声喇叭。“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方式表达一下我的敬意,就算是向他们行礼了吧。”

  我欣然应允,不停地点着头,看似在默认他的行为,其实这也是我在向他那颗善良的心行礼。

  高考的日子,我照例天还不亮就起床,照例打开音响,让音乐引领我快乐的一天。可是妻子悄悄将它关掉了。妻子说:“隔壁的孩子今天高考,让她再稍微睡一会儿……”

  我给了妻子一个轻轻的吻,这是我在向她善良细腻的心行礼。

  当天,在公共汽车上,我遇到一个参加高考的孩子,看样子是个窘迫人家的孩子,穿着很朴素,或许由于没怎么出过门,她有些紧张。别的孩子高考,有一大帮亲人陪着,而她只有一个人。

  她怯怯地问司机,“在哪里下车离五中最近?”

  “你是去参加高考的吧?”司机问道。

  她点了点头。

  “今天破例一次,送你到五中门口吧。”司机爽朗地说道:“祝你考个好成绩!”

  我看到她感激地向那个司机鞠躬行礼,满世界的阳光似乎都汇聚到了她的脸上,只因为一个陌生人的一句祝福。

  在报纸上看到了关于崔永元的一件让人感动的事。他宴请北京7·21暴雨中救人的150多名农民工吃饭,给他们敬酒,向他们鞠躬,对他们表示敬意,质朴中透着一份大爱和尊重。

  我的一个朋友,她把不能穿的衣服洗干净了,叠整齐用袋子装起来再放在垃圾桶旁边。她说如果有人需要它的话,还可以再穿,如果直接扔垃圾堆里,那它真的是垃圾了。她说话时是那么漫不经心,却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灵,我用崇敬的眼神在向她善良的心行礼。

  周立波说,你的一次微笑,一次宽容,都是在做一次公益慈善。那么,为那些朴实的、善良的心行一次礼,投去一抹赞赏的眼神,一个鼓励的手势,是不是也是一种善良呢?

  善良是火种,只有不停止地传递,才能照亮世界的每一个角落。

  有一天,我在热闹的大街上遇见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告白。一位正和朋友并肩而行的女孩忽然被“隔离”了,四周围上来许多人,每人手中都捧着一个小模型,中间的男孩则手捧鲜花大声呼唤着女孩的名字……不用猜就知道这是男孩精心策划的,特别有“范儿”。可女孩先是一愣,继而“呜呜”地哭了起来。从人群的窃窃私语中,我了解到,这是男孩第二次对女孩表白。

  僵持了几分钟后,男孩对女孩说:“对不起,我只是想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而已。通过你的反应,我已经知道答案了。我尊重你的决定,从此再不对你提爱情,只希望咱们还能做朋友。”如此熟练、动听的话语一度让我很疑惑,难不成这也是排练好的?果然,女孩也很惊讶,她望着男孩许久都未说话。

  看过这场表白后,我却有这样的感觉:男孩并没有很爱女孩,男孩的从容和镇定出卖了他的内心,他的表白完全是为了使自己解脱。其实,女人天生就喜欢被表白,一句“我爱你”是女人从恋爱到婚姻时时刻刻都想听的话语。但只有女人自己知道,如果表白能触动她的心,一次就足以让她死心踏地;如果不能,再来一次,哪怕场面再有“范儿”,那也是枉然。但我觉得,男孩也明白这一点,所以他的二次表白场面宏大但缺乏激情,他不过是想给情感画个句号而已。

  前两天,我看了一档相亲节目,一个被灭了灯的男人在节目结束时恳求再给他一次机会,他想再一次向心仪的女孩表白。他的理由是刚才太紧张,没有直抒胸臆,他觉得女孩没有明白他的意思,没有收到他的诚意。主持人答应了他的要求。第二次告白,他表现得真不错,镇静自然,表达也更有条理。不过可惜的是,女孩依然没有接受。在我看来,男人的二次告白好像更坚定了女孩之前的坚持。

  别怪女人头脑太清醒,在爱情这件事情上,女人从来都有敏锐的第六感。在女人看来,男人的第一次表白是出于真诚,出于内心的喜欢,而第二次则会掺杂其他的东西,充其量不过是第一次真诚的延续。对聪明的女人而言,男人是不是软硬件得当,是不是她的菜,一试略知,二试便懂。

  女孩第一次拒绝一个人,还有些惋惜或者不忍,第二次拒绝就容易多了。特别是,如果男人第二次表白过于浮夸、过于急切,好像非要尽快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以免后悔,又好像一定要靠一个最终答案来让自己死心,那么他的表白一定会失败。在二次告白被拒绝后,男人表现得越镇静、越有风度,女人越会觉得她的拒绝是正确的。

  如果再总结一下就会发现,这些二次告白的男人在荷尔蒙的促使下犯了自大的毛病,认为自己有足够的实力和自信能抱得美人归。他们觉得第一次不成功有各种因素使然,但等女人了解过自己后,也许会明白会后悔,所以男人决定再争取一下应该没错,于是有了第二次的“勇气”。同时,他们也会觉得有执着的坚持,有豁出去被拒绝的真诚,这样有分量的表白不由得女人拒绝。即使不成,他们也准备好了下场的得体话,算准了这次怎么着都得赢。但女人何等理性敏感,即使看在按条件筛选的份上,这招都有着歧视女人聪明才智的嫌疑。

  综合考评,男人并没有达到女人要的爱情高度。关于这点,二次表白的男人心里是有几分明白的。二次表白,只为了在大众面前释放心中那点爱慕之情,也为坚定自己放下的坚定,作一个不难看的了断。是自信豁达?还是自私自卑?都有点吧。被迫参与与她无关的事,女人们怎会感觉不到呢?

  所以,遭遇二次被表白,女人应该拿定主意。如果不动心,就把它当做是男人一个人的事,超然微笑,然后礼貌说“不”。

  那时没有几片柳叶落到我身上,我还在犹豫。可是,那些柳叶飘落下来,它们像在提醒我那天的屈辱。于是,我极力掩饰自己的紧张与不安,轻描淡写地对叶紫说:“这次穆元元又考了第一名,真是,独孤求败了!”

  叶紫扯了柳树枝,没太在意。她兴冲冲地说:“她考第一有什么稀奇的,我啊,这次才叫人品大爆发,我也没想到自己能进前十名呢。”

  这时,我是可以停下来的,但这事让我有些迫不及待。我把一片柳叶捏在手里,说:“穆元元说你这第八名有水份!”

  这句话是炸弹,把叶紫炸得横眉竖目。

  “啥水份?”

  “这个……那什么……”我故意吞吞吐吐。我没想到,我可以做这样的“心机女”。

  “什么呀,你说还是不说啊?”叶紫很着急。

  “我知道你们关系不错。我这样说,你再告诉穆元元,她肯定说我挑拔你们……”我说完,叶紫马上说:“我保证什么都不说!”

  如果这是个搞怪的偶像剧,我想,这时肯定是我的特写镜头,一个阴阴的冷笑。什么都不说,那我不白告诉你了?

  “那好吧,穆元元说考试时,你们的座位挨着,你或许……看了她的!”

  “什么?”叶紫像被点着了的爆竹,使劲扯那根无辜的柳枝。我伸手从叶紫手里接过那可怜的柳枝,放下它。“她那人就那样,眼睛长在头顶,上次,还说我‘刻舟求贱’呢。我做什么了?我不就是帮腾飞打扫分担区了吗?她和腾飞是竞争对手,我就必须站她一边啊?”

  这些都是我的心里话。那天,分担区落了很多柳叶,腾飞感冒,我便拿了笤帚去帮忙。没想到回到教室,穆元元说我是“刻舟求贱”!

  那话像一记耳光,煽在我的脸上。即便我是一个普通的女生,也有尊严。穆元元这样说,让我以后在女生堆里怎么混?在班里,男生和女生在私下里没什么,表面却都装得“楚河汉界”,谁都不搭理谁的样子。

  我没有跟穆元元争,但是这仇我记下了。要想报复别人,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她的身边人动手。机会来了,叶紫考进了前十名。除了第一名,任何名次穆元元都不放在眼里,于是,我用了挑拔离间之计。

  没想到,叶紫这么沉不住气,马上跑到教室去问穆元元。我的心像揣了一只兔子。做坏事是需要心理素质的,很显然,我不具备。

  我坐在座位上,头也不敢抬,但耳朵醒着,我听到她们在争吵。叶紫说:“就你能,你每次考第一,可是你什么都好吗?你对人刻薄冷漠,就是读到博士又有什么用?”这话像一把刀子。穆元元大概没想到自己最好的朋友会这么说。她争辩:“你听谁说的那些话?你把她叫出来,咱们对质!”

  我的心就要从嘴里跳出来。叶紫说:“想得美,告诉你,那人家以后还会再对我说吗?”

  “本来就是假话,你还想听?算了,我也不想说了!”穆元元坐下,气得直摔书。

  我松了一口气,心里的大石头还压着。

  那晚,我一直在做恶梦……

  我醒了过来,一头冷汗。外面的月牙小小的,毛茸茸地趴在树梢上。天就要亮了,我害怕天亮,害怕面对叶紫,更害怕面对穆元元。

  吃早饭时,我说不想去上学了。老妈觉得奇怪,问:“今天不是星期六吗?你们要补课?”

  人是不能做坏事的,我竟然糊涂了。我低头喝粥,老妈问我到底有什么心事。我的眼泪先下来了。

  周一,我跟穆元元、叶紫站在了操场上。我说:“有件事我要跟你们坦白一下,无论你们听了会讨厌我也好,恨我也罢,我都要说出来。我希望自己是一个善良的姑娘。”

  我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。叶紫张大嘴巴,说:“乔汐,你怎么是这种人?”

  穆元元打量着我,好半天才说:“那好吧,我也认个错。那天是我不好,腾飞根本就没病,他是想考过我,所以不去打扫分担区,装病留在教室里复习的,而你去帮他,我一气之下才……”

  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说:“什么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我把心头的大石头搬走了。我向你们狼福对不起?rdquo;

  才两天,柳树已经变成了光杆司令,柳叶全然不知所踪。

  我转身,把穆元元和叶紫留在身后,一行眼泪流下来。恨一个人那么累,报复一个人更是让人心力憔悴。老妈说得没错,别人如何那是别人的事,自己不善良,这是自己的事。我终于可以坦坦荡荡的了。

  突然,我听到身后的喊声。穆元元说:“乔汐,我们都有错,打平了,好不好?”叶紫说:“你要将功补过才行,这样跑,我不答应!”

  我的泪再次涌出来。

热门文章
返回首页